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园地 >> 教育研究 >> 正文
做像藤野先生一样的教师
[来源:教学工作处 | 作者:田国瑞 | 日期:2015年9月30日 | 浏览1843 次] 字体:[ ]

一位优秀的教师就像一盏不灭的灯,长久地照耀着人们,给人以精神和力量。鲁迅先生曾经的老师藤野严九郎便是这样的一位老师。鲁迅先生对藤野先生一直怀有很深的敬佩、爱戴、思念之情。在告别恩师20年后,鲁迅先生仍然把这位老师的照片挂在书桌对面,即使在懈怠之时,“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

当年,鲁迅从日本回国后,历经“五四”落潮的苦闷彷徨,一度时期鲁迅的思想色彩基调是比较灰暗的,而藤野先生则是鲁迅生活和内心世界中的一个“亮点”,而且成为他此后在思想文化战线斗争中“增加勇气”的一个源泉。除了其照片始终挂在鲁迅书房;他订正的三大本笔记也被珍藏,藤野先生的形象始终鼓舞鲁迅战斗。

1926年鲁迅以思念、景仰和歉疚之情,作《藤野先生》。1935年在日译本的《鲁迅选集》即将出版之际,译者征求鲁迅意见时,鲁迅表示:“一切随意,但希望能把《藤野先生》选录进去。”他对《藤野先生》如此厚爱,其良苦用心就是希望能借此来打听藤野先生的消息。同年627日,他在给日本友人山本初枝女士的信中,又提起他的这位日本老师:“藤野先生大约三十年前任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的解剖教授,是真名实姓。该校现在已成为大学了,三四年前曾托在日本的友人去打听过,他已不在那里了。是否还在世,也不得而知。倘若健在,已七十左右了。”1936年,也就是《鲁迅选集》日译本出版的第二年夏天,译者增田涉专程从东京赶到上海,看望病中的鲁迅。鲁迅十分关切地询问有没有藤野先生的消息。当增田涉回答他调查仍没有结果时,鲁迅异常悲伤,叹息道:“藤野先生大概已经不在世了吧。”翌年,鲁迅怀着未能探望恩师的歉疚与世长辞。

一个老师能够对学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当是老师的莫大幸福。为师的我们求学道路上可曾遇到过如此的老师,教学生涯中可曾给我们所教学生如此的影响?

当下,严禁有偿家教,主管部门虽三令五申,但一部分老师照样偷忙于斯,且乐此不疲;要求关心爱护学生,不得体罚与变相体罚,但讽刺、训斥甚至辱骂、殴打学生的事情,仍然不时发生。笔者以为身为教师的我们应该很好地向藤野先生学习。首先让我们来再读一读鲁迅的散文《藤野先生》,看看藤野到底是个怎样的教师,为什么会对鲁迅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吧。

鲁迅初识藤野先生看到的是:“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这样的外表透着学问气;这样的学问气不是因为眼镜戴出来的,是从他挟着的书上感觉到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书,便是从最初到现在关于这一门学问的著作。起初有几本是线装的;还有翻刻中国译本的”,可见藤野先生平时是一个勤于钻研的教师,对所教的学科知识一定是有着深入研究的,教学前一定是想着尽可能多的占有教学资源,一定是努力使自己的教学内容更丰富更有趣,从而让所教的学生从自己的课堂有更多的收获。“到得研究室,见他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他其时正在研究着头骨,后来有一篇论文在本校的杂志上发表出来”,从这里我们也不难看出藤野先生平时是专注于学术研究的。

文章接着写道:“这藤野先生,据说是穿衣服太模胡了,有时竟会忘记带领结;冬天是一件旧外套,寒颤颤的,有一回上火车去,致使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叫车里的客人大家小心些。”一个物质追求简单的人才会如此穿着,一个潜心于学问的人才可能如此“马虎”,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早前在网络上走红的中科院院士李小文,网络上这样描写他在一次讲座时的情形:“一位其貌不扬的老人坐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讲台前,低头念着发言稿。这位蓄着胡子、一身黑衣、黑布鞋、没穿袜子的老人不是来做脱贫报告的。”笔者不是要我们的老师穿着“模糊”,甚至邋遢,而是希望为师的我们能够秉承艰苦朴素的精神,潜心于专业知识与专业技能的学习,潜心于教育教学艺术的研究。

学习不到一个星期,藤野便主动找鲁迅谈学习的事,“我交出所抄的讲义去,他收下了,第二三天便还我,并且说,此后每星期要送给他看一回。我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这一段话表现出作为教师的藤野先生作业批阅的及时、认真与细致,他之所以能够这样做缘于对学生的关心,难能可贵的是这种态度不是一天两天如此,而是长期这样;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关心的是一个从弱国而来的中国留学生,他是正直的,在他的教育思想里真正是“有教无类”“一视同仁”。试想,在这样的老师教育下,有哪个学生学习会懈怠呢?至于他态度温和地指出“我”的血管图的错误,为没能亲眼看一看而叹息“不知道中国女人裹脚致足骨怎样的畸形”,让我们感受到的则是是其治学的严谨。尽管做学生的鲁迅当时对先生的批评“还不服气”,但我们相信鲁迅一定被藤野的这种精神深深感染,后来鲁迅对其纪念的方式和革命工作时的表现更是印证了这一点的。

后来在解剖实习期间,藤野先生热忱地对鲁迅说:“我因为听说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所以很担心,怕你不肯解剖尸体。现在总算放心了,没有这回事。”一个老师对学生关心得如此无微不至,让我们心生无比感动。亲其师,信其道。这样的老师学生又怎能不亲近呢?当得知日本的“爱国青年”诬我考试作弊时,藤野先生一定是批评了那些“爱国青年”的无礼,虽然作者在文中并没有明确揭示,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此关爱学生、如此倾心于学术、如此尊重学生的老师一定是会这么做的,对这样的老师我们除了感动,便是无上的敬佩。

难怪,只随藤野学习了两年的鲁迅对其充满无限的感佩。“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的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知道”。

是的,藤野先生只是当时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里的一个普通教师,普通到当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改为东北帝国大学医科大学时因学历不够而离职,鲁迅先生也只是跟随他学习两年,但一向以犀利、冷峻文笔著称的鲁迅先生在回忆起藤野先生时却笔笔深情。读了散文《藤野先生》后,我们清楚地认识到鲁迅先生之所以对藤野怀有如此浓厚的情感,是因为作为独在异国的学子,在与藤野先生交往中,感受到一个真正教师的人格风范:

这种为师风范首先在于作为一个教师忠于教育的原则,诲人不倦,无微不至地关怀学生,而且这种关怀不止于学生的学习方面。1904-1906年鲁迅在仙台医专学医,藤野教鲁迅神经学、血管学等六门课程。他不仅教鲁迅学日语,还定期为鲁迅细改笔记,使鲁迅十分“不安和感激”。他见鲁迅住很差的客店,就为他另找一处。在他关爱下,鲁迅日语和学业都有长进。

这种为师风范其次在于他有博大的胸怀,传授知识没有国界,对来自弱国的学生施以更多的关怀。藤野先生帮助中国强盛起来的行为,却被日本学生诬为漏题、偏袒鲁迅,对此他不予理睬。他早就具有民族友好思想,早年读过中国许多古籍,钦佩中国文明,敬慕华夏民族英雄。一个普通的日本知识分子,在民族冲突的大背景下,以自己的良知兢兢业业地教诲中国学生(用作者的话说,是“为中国”,“为学术”),这种精神是伟大的。一个人有了这样的精神,就会有崇高的境界,即使他从事的是平凡的基础教学工作一样能体现出一种高尚的品质,伟大的精神。

反观藤野先生眼中的鲁迅有关文字时,我们发现其对鲁迅的关心是师爱的自然流淌,是他善良正直人格的自然表现。对于仙台医专只有鲁迅这一个留学生,藤野先生是这样理解的:“他身处异国,若是在东京,还有很多本国留学生在一起,可是在仙台,只他一人,我想他一定很寂寞吧。”然而,藤野先生尽管对鲁迅有过如此格外的关照,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很久以前的事了,已记不清楚”,对周君的成绩, “由于当时的记录已遗失,周君的成绩已记不起来了”,甚至对鲁迅是否到自己家里去过,也“已记不清”了,就是“最后一面是在什么时间见的却忘记了”, “至于那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送给他的,已难记忆”。他之所以这般,我想是因为他觉得作为人师为学生所做的事情,都是小事,都是应该做的。

诚然,作为一名教师他能够伟大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最关键的一点一定是他有崇高的职业道德与人生理想,这一点在藤野先生身上表现得非常鲜明突出。我们不妨再来重温一下《教师专业标准》里对教师提出的要求:首先要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其次要以学生为本,第三要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与专业技能,第四要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标准”的核心理念之一是“师德为先”,如果一个老师真正热爱他所从事的事业,真正关爱他所教的学生,怎么会为一己私利而热衷于家教?又怎么会以体罚或变相体罚的方式去伤害学生的心灵?

作为教师,高尚的人格魅力有利于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促进教学上的师生互动,为学生的终生发展打下精神的底子。在学校人际关系中,居首位的是师生关系。美国罗杰斯的“人际关系”理论、前苏联的“合作教育学”,都把师生关系提到办学水平的高度来认识。良好的师生关系必须依靠深厚的师生情感来维系,教师对学生的关心和热爱、学生对教师的敬佩和爱戴,是产生师生情感的源泉,也是和谐师生关系的基础。蔡云芝先生与学生的关系就十分和谐,他爱学生,教学生唱歌跳舞,和学生打成一片,关心爱护弱势学生,为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学生“打抱不平”,难怪学生做梦都想到他,几十年以后仍然惦念着他。

对学生而言,教师一般都具有天然的影响力,如果这种影响力是建立在教师身份所赋予的权力基础之上的,那是不稳固的。而如果这种影响力是靠教师的人格魅力赢得的,那就相当持久而且强大了,这种影响甚至强大到足以影响学生的一生,教师高尚的德行和追求,深入学生心田,为学生奠定坚实的精神基础。鲁迅就是时时受着藤野先生的鞭策,几十年过去了,仍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坚韧的斗争着,为民族的觉醒和解放而奋斗。在鲁迅的精神家园里,有藤野播下的种子。

苏东坡有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民族的振兴在教育,教育的振兴在教师,如果一个教师眼里只有世俗功利,我们的教育哪里还有希望?又何谈民族的振兴呢?《藤野先生》启发着我们当代教师:提高自身修养,增强人格魅力,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给学生以影响一生的精神食粮。

亲爱的老师们,让我们远离铜臭,远离俗气,多一些文化气息,多一些理想追求,做一个像藤野先生一样的教师吧!

(作者:田国瑞,此文发表于《教师博览》2015.4


责任编辑:教学工作处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