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天地 >> 杰出校友 >> 2008届 >> 正文
吴方佳:奔跑
[来源:zanhua | 作者:zanhua | 日期:2012年4月26日 | 浏览7219 次] 字体:[ ]

2008届毕业生,现就读于南京大学。



重返赞化,与偶遇的老师打声招呼,在空旷的教学楼里流连一番,走到操场,看到几位老师并排在那儿跑步,不知怎地,竟驻足观赏起来。

夕阳的余热让风变得温软,白色的球门,绿色的跑道,在沉寂的冬季越发显眼。可让我不得不佩服的是,这帮不停地从我身边穿过的老师,只穿一件上衣,以中速跑了一圈又一圈,依然谈笑自若。他们应该是每天坚持跑步的人吧。

在这条跑道上,不分起点,不论终点。在跑,是一种力量的催促,在谈在笑,是一种释然的表达。

我们人生的状态何尝不是如此?不管被动或是主动,我们必须奔跑,年龄催促着我们成长。埋怨规定好的跑道,厌倦限制住的风景,苦于寒雨,困于逆风,我们也许只是凭着一股坚持的信念在奔跑,不知道奔跑的终点,不清楚理想的雏形,但知道只有坚持,才能跑过一段,再一段。

赞化生活是我们人生中的一段,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段。曾经的我们,也是从懵懵懂懂进入赞化——这个梦想起航的地方。依稀记得军训时的我们,那么小,青涩的年纪,被老师告诫珍重少年时,不负云和月,当时我们多么的不在意,这话不过是汪老头编出来忽悠我们的罢了。尽管那么想,但赞化终究是一个学习的热土,竞争充斥在现实中,在前进的路上,我们第一次为一道题目纠结一个晚自习,第一次整个周末狂刷试卷,第一次熬到深夜12点……好多好多的第一次。

影片《阿甘正传》里的阿甘是个疯狂的奔跑者。一天,他突然有了想跑的欲望,便开始跑,跑过山巅,平原,跑到一条路的尽头,转身便回,再找别的路往前跑,这对他似乎是件条件反射性的事。的确,我们没有捷径可走,前面是山,就要越过山去,越过山去若停滞不前,也只能被再前面的山阻碍。看着那些老师们,我不由地想,因为坚持,跑步好像成了他们身体的一种机能,不被此刻滞留,奔跑着的他们,此时的呼吸该是多么舒畅啊。

夕阳西下,一切黯淡,寒风开始在这操场上肆无忌惮地侵袭起来。我不知道他们还要跑多久,天色渐晚,我要离开了。

小时候,父母会陪着我们跑,稍微长大后,他们会看着我们跑,何时我们能独自跑向远方?我估摸着自己心中那份力量是否形成。跑道只是形式,风景只是过客,我们跑步的缘由,只是心中受由理想而生成的力量的催促。我们欣然奔跑着。这是理想的意义。

也许这个理想太遥远,对于今天的你来说,小到上好一堂课,写好一次作业,考好一场试。但当你坚持了这些小事,跨出了这些小步,磨练的肌肉便是在积蓄力量,这力量大到可以让你去畅想理想。这就是坚持的价值。

奔跑着的我们不仅心中有理想,身边的风景其实也很美很美。

最怀念冬天时的赞化。一夜寒风,赞化楼前的银杏树落叶满地,向老师办公室方向看去,我们会欣喜地发现有几个香橼孤独地躺在地上,很快,这就成了我们脚下的皮球。是不是你们现在也如我们般顽皮啊?

下课铃响了,广播里播出了《心愿》,湖水是你的眼神,梦想满天星辰……。这是记忆最深的一首课间歌曲了,现在回忆起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当时却埋怨每次下课都是这首歌,还连播两遍,都听腻死了。课间也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光,随意的打闹,虽然我在老师眼中是一个乖孩子,但这只是在老师在的时候,老师一旦不在,我也会偶尔嚣张一把。

提起老师,真的很怀念。赞化的老师对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周薇薇老师,张姿芳老师,夏存才老师,真的感激你们对我那么好。尽管现在不怎么联系,但我会永远记得你们。记得周老师上课喜欢摸我的平头;记得张老师停下全班的课为了让我说出一个单词,为了让我牢记true拼写是t r u e不是t u r e,罚我在全班面前大声背了N遍;记得夏老师每天和蔼地嘱咐我当天的数学作业(我是数学科代表啦)。

写到这里,想起了赞化的同学。初中同学的友谊真的很单纯,很真挚,没有任何世俗的牵绊,很多人以后都会是终身的朋友。不知是因为在人生最美好的那段时光里我们相遇,相知,还是因为有了这些同学,那段时光成了我人生中的最爱。铭记那份美好,留得一生的回忆。

坐在大学的宿舍里,听着略带伤感的音乐,抬头便看见八月长安的那本《你好,旧时光,回不去的小时候》。当初的我们也如你们般叛逆,看到如此的文章那样的不屑,因为那时有大把的时光,大把的青春,年少轻狂,挥霍又能如何。你们盼望着时间快快走过,离开初中,离开高中,进入梦想的大学——那个天堂般的地方。可是,走过你才会知道,当时的期盼,一切的憧憬,进入的是大学,离开的却是天堂。

其实,路就在脚下,我们得为了理想而奔跑。但同时也要学会驻足,留意一下身边的风景,珍惜,珍重。当我们拄篙在时光的长河里悠然撑过时,光阴已逝,风景犹存。

 


责任编辑:李鸿鹄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